iOS 7 正式版发布,快来升级吧!

查看详情 关闭

国内首款红色网游上线 网友戏评将超魔兽世界

红色网游 星火燎原

你蛋疼了吗?你菊紧了吗?没错,你没看错,是网游,是红色的网游。现在,你是一片根据地的主人。它硕果仅存,反动村庄环伺;不远处遍布着大小军阀据点。你没有武器,只有传单、书刊、报纸……生产它们吧,你要打一场宣传战。这个名叫《星火燎原》的游戏,8月1日正式上线,正等待布道爱好者的加盟。托起它的,是一个制作严肃游戏的联盟与一张若隐若现的“红色经济”网络。


革命火花

革命旅程从一无所有开始。

除了指挥部与一处简陋的民居,你家徒四壁。头顶高悬4个数字:资金、粮食、水、人口。你当然明白,革命虽不是请客吃饭,却不能吃不上饭,建起水车、农田、集市、银库,都是迈向荣光的第一步。

脚踏实地,眼望的是星空。信箱里有遥远地方的来信:“同志们,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我们中国共产党首次党代会已经圆满在上海召开了,同时确立了纲领,我们要响应党的号召,展开我们的宣传工作,让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。”

尽管根据地才具雏形,为未来的宣传战奠基已刻不容缓。印刷厂拔地而起,轰隆作响的流水线上,是传单与革命书刊;报社穿插其中,印的是《挺进报》、《红旗报》、《抗战导报》。

你也招募了第一位指导员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指导员将是一切工作的执行者,在一次又一次的侦察、运输、宣传中,他们也将从眼下的新兵、班长步步高升为军长、司令。

首次出征令人灰心。指导员花了一天时间,耗尽了带去的5张传单,只让西边村里的5位百姓改变了心意。他汇报的结果未免尴尬:0%的民众燃起了革命的火花。

这没关系,宣传之战才刚开始,你一边安慰,一边意识到,这场战争并不那么简单。贸然带着材料进村,只会空耗本就单薄的革命力量,调查必须先行。于是,你在城里建起情报站和红军学校,恰好这时,信箱里多了一封信。

“毛泽东、方志敏、彭湃同志组成的全国农民协会临时执行委员会,部署了对发展各地农会组织、扩大农民武装、建立农村革命政权和解决土地问题等工作。接下来我们要对周边地区进行多次调查,然后来确定如何落实工作。”

调查让你认识到,邻居们的面目并不单调,有的村庄充斥着封建保守的民众,有的村庄只是态度消极。确立下一步的计划不再是难事———在有限的空地上兴建更多的印刷厂、报社,让每条流水线都日夜不停地吐出革命的字句,聚拢到你麾下的指导员们将带着它们走向天下。

占据一座中立村庄,大约需要所有宣传机器一天一夜的运作。如果着急,你不妨点开右上角的商城,那里有各种令你垂涎的道具,分作发展、特权、宣传三类,统统可以用人民币换取游戏币购买。它们能令农田水利大步跃进、指导员们如有神助;否则,你将很难在右下角的排行榜里取得一席之地。

《星火燎原》的世界被划成4份,由2万多个村镇组成。即便经过20多次反复努力,你终于为一座村庄染上红色,相对那张浩瀚的地图,也只是个开始。当然,你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地图上所有的玩家都和你一样,正迈出自己的一小步,在游戏制作人马翔看来,这将汇成革命的一大步。

没有敌人

7月20日下午,马翔点起一支中华烟,斜靠在会议室的沙发上,他的游戏将在10天后上线。屋外,是盎然科技的数十位员工。在严肃游戏行业人士看来,这家主营在线棋牌平台的中小型网游企业默默无闻,但说不定能借国内首款红色网游赚取一些名声。

对此,执行董事马翔并没有太多信心,“会有多少人来玩?真估不出。”另一方面,他好像也不太在意投入,“算大账的时候,就不算小账了。”

在这个31岁的上海男人看来,政治与市场不矛盾,他与董事长都愿意瞄准这块红色的空白去做一些投入和尝试。与上海市经信委、市委宣传部确定了要做一款红色网游后,难点只在于设定。马翔承认,是宣传部帮他解放了思想:“他们先提出了,能不能做狼牙山五壮士?”

这无疑是个令人激动的想法,最适合应用时下流行的塔防模式(玩家通过布置阵地进行防守的游戏方式),能在仅有的3个月里迅速制作而成,缺点是经不起琢磨。

“壮士可以死吗?每次死后,要怎样继续游戏,高呼一声‘友军又来了’?另外,敌人是谁?”32岁的王其曾在九城公司运营《魔兽世界》,如今加盟盎然担任总经理,是《星火燎原》项目的负责人,在他的回忆里,“狼牙山五壮士”只是被扔进废纸篓的第一个念头。

“我们也想过做‘保卫嘉兴南湖第一次党代会’,敌人就是想破坏会议的反革命”,王其觉得,敌人不能具象为日本鬼子或国民党,笼统地称作“反革命”倒没问题,可太多的打杀还是让这个创意被否。马翔解释说,战争显然不该成为宣扬主体。

另一个被抛弃的题材是长征。那当然是一次伟大的撤退,可要在游戏里把撤退做得漂亮、伟大,令人望而生畏。

创 造 一 场 没 有 敌 人 的 战争———这个想法就是在上述否定后来到马翔脑袋里。

“传统网游的本质差不多,就是玩家对抗玩家。常见的是我打败你,是恶性竞争,其实还有一种良性竞争,是我比你更好。我们就是把传统的打打杀杀改成了一场正向无损的竞争,把宣传作为武器,就像《帝国时代》(一款著名即时战略游戏)里的僧侣一样,把对方忽悠过来”,马翔解释说“没有敌人。”

在史料里,他为自己的游戏找到了名字,来自毛泽东写给林彪的著名信件: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

回避细节

这是一句马翔和王其儿时就反复聆听的话。他们是在红旗下长大的最后一代,党史多少耳闻;因为电视节目的贫乏,革命电影部部滚瓜烂熟;红歌即使记不清词,哼哼总是会的。马翔已坚持了10年不买日货,只因奶奶当年背着大米路过日本哨卡时被刁难。

爱恨虽有传承,时代毕竟变迁,相比祖辈,马翔的生活全然是一条新轨迹。他自称是“素质教育第一代小白鼠”,以147的智商进入了门槛120的上海首个素质教育实验班,在10年里完成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业。

在那里,成绩只有三种:优良、稍欠、需努力;课程只有5天半(当时全国学时为6天),剩下的时间,或去博物馆,或学琴棋、历史、绘画、航模。马翔选的是计算机,天天对着绿色屏幕的8086式电脑,很快架上了眼镜。

尽管自小就会编写游戏,马翔的成绩却不敢恭维,优良绝少出现在成绩簿上。这也导致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结果:马翔一直是个群众。

“没入过团,团不要我”,马翔笑着承认,无论这一点是否与他红色游戏制作人的身份荒谬并列,“后来也有人动员我入党,但一直没去努力。”

将他和王其带到如今身份的,毋宁说是市场与网络的浪潮;在浪潮下生长的这代人,尤为特殊。和前辈不同,他们认为某些规矩可以打破———既然美国人可以用饶舌的方式唱国歌,严肃的执政党历史为什么不可以用游戏来描述?他们仍是少时所受宣传的信徒,王其甚至觉得,自家5岁孩子的党史教育急需抓好。

在游戏中,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回避细节,“越写实、越仔细,犯错机会越高。”他们从不纠结于任何一段史实的争议,他们尽可能少地去了解历史。

坦然享受成功的人或许不需要历史。从程序员到新浪高管,再到如今的执行董事,马翔把147的智商投入商业,“我算是既得利益者吧。”

“这个社会,没有公平,只有平衡。要靠自己去寻找游戏规则,自己往上走”,他总结自己的哲学。

投石问路

张明不认为这样的哲学是投机主义。作为上海市严肃游戏产业发展联盟秘书长,他倾向于将开发红色网游视作社会责任感的体现。

一切始于近一年多来游戏产业的盘整。产业增长速度虽还保持两位数,却明显放缓,迫使经营者再思考,寻找新的亮点与增长点,增速为普通游戏6倍的严肃游戏进入视野,联盟由此于去年底成立。

这是个宽泛的分类,在国内游戏第一重镇上海,拥有10余家有志入行的企业,整体规模偏小,抱团是最合理的选择。张明为所有严肃游戏设立了一个笼统的商业模式,分三步走,从G 2B(政府到企业)到B2B(企业到企业)再到B2C(企业到消费者)。

不同于为老人设计的健身游戏、为孩子设计的益智游戏、为消防官兵设计的训练游戏,红色游戏是严肃游戏中的异类,它的B 2B、B2C路径尚不明晰,能看清的,只有G 2B这第一步。当然,仅是抓牢政府的支持,已足够它起航。

“以前历史的东西不敢碰,缺乏把握,这次有宣传部、经信委把关,内容不会出问题,企业敢去做了;另外,作品如果做得好,可能会获得政府专项经费的支持,再加上版权交易,能回笼一部分资金,做红色游戏两个最大的问题就解决了”,张明分析说。

建党90周年庆提供了上述可能。在红色游戏范畴里,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的看法更有针对性:“政府倡导,民间跟进是惯性。”

具体到《星火燎原》,可见的经济效益并不多。马翔算过账。游戏的开发费用约七八十万,每月的服务器维护成本则在10万左右,政府的补贴、资助无论如何填不上这个窟窿。然而张明认为,盎然的老板们思路清楚,知道回报是多方面的,仅知名度提升一项,就不是花去数十万上百万能换回来的;在政府方面获得的印象分更无须赘言。

他更看重,在尝试中,企业将积累严肃游戏开发的经验,“这是一次摸索,红色游戏还有很多非常好的选题,比如长征,就可以做成一个系列大型游戏,它符合游戏设计的所有要求———人物、场景、地域跨度都足够——— 精心去做,一定有生命力。”

这也是马翔的梦想。他期待在投石问路后,找准路径,有朝一日把长征故事铺陈在自己的游戏里。

在这种时候,谈论“第九艺术”相对于政府的独立性似乎成了件不合时宜的事。“现在的大环境下,文化类作品都要经过内容审核,要完全凌驾于此之上,不太可能”,张明判断说。

马翔和王其倒不太关心这些。他们正忙于款待为C H IN A JO Y而来的朋友,这场由中国官方举办的互动娱乐盛会已举办9届;有空了,当然也要看看他们的游戏———在那里,红色才刚起步,但终将席卷整个世界。

请在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 关注我们,及时获得最新教程、资讯和精彩推荐!




分享本文: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