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 7 正式版发布,快来升级吧!

查看详情 关闭

【纪念】乔帮主最后的那段日子

几个星期前,时代周刊前主编,CNN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沃尔特·艾萨克森,来到美国加州帕洛阿尔托市一栋靠路边的大房子里。他要采访房子的主人史蒂夫·乔布斯。此时的乔布斯,已虚弱得不能上下楼梯,但依然痛苦地蜷缩着身子,慢慢从楼上移动至楼下卧室与访者见面。

沃尔特的另一个身份是《史蒂夫·乔布斯》的作者。这一次访谈,他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,还拿出一些养父以及自己家庭照片,用于即将出版的自传。他竭尽所能回答所有问题,还不时开一些玩笑,依然透露出尖锐的“乔氏话语”风格。他已隐约感到这样的会晤将所剩无几。

乔布斯

为子女作传记

自今年2月,他登上iPad2发布会的演讲台后,身体日益枯瘦。此后,他悄悄地将自己的病情告诉给了几个老朋友,然后这些人又悄悄告诉别人。先是慰问电话,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来跟乔布斯告别,但是他们大都没有沃尔特这样的运气。

乔布斯的妻子劳伦·鲍威尔婉拒了所有人的拜访,她还告诉其中一个拜访者,乔布斯如今几乎已经无法自行上楼梯了,她的丈夫只决定在临走之前见几个他觉得需要的人。

沃尔特自然是其中之一,这个知名的传记作家,曾为本杰明富兰克林、亨利?基辛格、阿尔伯特?爱因斯坦等名人撰写过传记。虽与乔布斯认识多年,但两人却并非至交好友。

2004年初夏,史蒂夫给沃尔特打了个电话约其见面聊天。沃尔特没有想到,乔布斯是想让他为自己写一本传记。听到这个请求,以写伟人传记闻名的艾萨克森,觉得乔布斯简直自大骄傲——他是不是把自己当成本杰明·富兰克林,或者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的继承人了?

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再等个十年二十年,等你退休了。”以乔布斯还处在事业波动期为由,这位作者婉言谢绝了请求。当时沃尔特并不知道,这一年,乔布斯已经确诊癌症9个月,他是在接受癌症手术之前,给沃尔特打的电话。

3年后的2007年,乔布斯推出了iPhone,沃尔特的《爱因斯坦传》出版。在帕罗奥图的一个新书活动上,特意赶来的乔布斯,再次把艾萨克森拉到一边闲聊谈自传的事情。“也许将来的某个时刻吧。”沃尔特依然选择了拒绝。

2年后,劳伦·鲍威尔找到艾萨克森,直言不讳地说:“如果你真的打算写一本史蒂夫的书,最好现在就开始。”因为不久前乔布斯刚刚做了肝脏移植手术,医生说他剩下时日已不再有五年、十年了。

这次,艾萨克森决定写这本书了。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,两人进行50余次会面,而这一次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采访。

沃尔特看着蜷缩在床上,穿着卡其色的短裤和白色套头衫,瘦骨嶙峋的乔布斯,将一直困惑于心的问题和盘托出:“将近两年时间,一个极其注重隐私的人,为何因为一本书而急于向别人打开心扉?”

“我想让我的孩子们了解我。”乔布斯答复道,“我不经常在他们身边,我希望他们知道这是为什么,并理解我做的事情。”

几周后的10月6日,乔布斯与世长辞。

与生父永相隔

“最后的几周里,乔布斯最牵挂的是那些依靠他的人:苹果的员工、四个孩子以及妻子劳伦。临终时,他语调温柔,饱含歉意。他为即将离我们而去而难过。”知名作家、乔布斯的妹妹莫娜?辛普森说。

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,这个工作狂人也变成了难得的顾家男人。自年初病危的消息传开后,乔布斯曾被请求出席告别晚宴,接受诸多奖项,都被他一一拒绝。如果身体情况良好,允许其前往苹果办公室,那么下班后,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与家人共进晚餐。

1991年,乔布斯娶了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劳伦·鲍威尔为妻,婚后育有1子2女。此外,乔布斯还与前女友布瑞南生下女儿丽莎,由于乔布斯一度不承认,布瑞南曾短暂靠救济金扶养女儿,但之后乔布斯还是承认了自己与丽莎的父女关系。

如今丽莎同自己的姑姑一样,成为了一名作家,并已顺利从哈佛毕业,定居在欧洲。丽莎同乔布斯其他子女一样,从未在公众场合或者媒体上,发表过对自己父亲的看法。乔布斯希望自己子女能理解自己,而他的生父乔约翰·扬达利也同样希望获得他的理解。

乔布斯出生一周便被旧金山附近芒廷维尤市一对夫妇抱养。养父曾是激光公司机械师,养母是一名会计。长大后,乔布斯也希望知晓生身父母的身份。在寻亲过程中,他获知自己还有一个妹妹莫娜·辛普森,由生母在威斯康星州带大。

乔布斯和辛普森一见如故,建立亲密关系,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乔布斯曾说:“我们是一家人,她是我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之一。我每隔几天会给她打电话聊天。”

乔布斯的生父却一直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,扬达利直到2005年左右,才得知乔布斯是他的亲生儿子。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听说此事的,他只是说这个消息是“一个重大冲击”。

自那之后,扬达利便开始在网上收集乔布斯的信息,观看乔布斯在苹果新品发布会上的演讲。2009年,乔布斯的健康恶化,他尝试着给对方发过几封电子邮件。而过去一年,这样的行为变成了定期的问候,内容都很简短:“生日快乐”或“祝早日康复”。

扬达利说,他收到过两封回信,最后一封是在乔布斯去世前六周收到的,信中只是说“谢谢”。几个月来他常常守候在电话旁,就是想能收到千里之外的一句隔空问候,然铃声始终没有响起,他也始终没能见上乔布斯一面。

扬达利是个苹果迷。他的第一台以及后来的所有电脑一直都是苹果产品,现在他家里有苹果的笔记本和台式机各一台,苹果发布的每一款iPhone他都会尽快购买,还有一台iPad。

如今扬达利已经80岁,拥有威斯康星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的他,在内华达州里诺市的一家赌场担任总经理。

放不下的苹果

在陪伴家人之余,乔布斯也放不开另一个孩子——他亲手创立的苹果公司。“他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他认为不重要的事情上。他知道他在世时间有限,他想控制所有可控制的选择。”乔布斯的私人医生迪安·欧尼斯说。

生命最后的时光,他邀请迪安,一起到他最喜欢的餐馆之一帕洛阿尔托的Jin Sho吃寿司。他向长期共事的朋友告别,包括风险投资家约翰·多尔、苹果董事会成员比尔·坎贝尔、迪斯尼CEO罗伯特·艾格。

1997年,乔布斯重回苹果,除高管比尔·坎贝尔和IBM前首席财务官杰瑞·约克外,其他董事均因各种原因离开。两人自1983年就相识,并从此成 为朋友,多年来比尔一直是乔布斯的顾问,他需要比尔向他的属下,苹果的一众高管传达自己的建议,帮助他们为即将上市的iPhone 4S发布会做准备。

在身体没有恶化前,乔布斯通常会只身到比尔门前拜访。之前,比尔常常为乔布斯的骚扰而备受煎熬——乔可以持续不断地向他的办公室、住所、手机打电话,直到找到比尔为止。

一名深有同感的员工曾建议他别接电话,“我妻子也这么说过,我也试过,但不接电话史蒂夫会登门拜访,他的住处离我家只有三条街。”显然这招对乔布斯没用。

“闭门不出呢?”“我也试过,但我的狗见到他就狂吠不止。”

显然,10月6日过后,乔布斯的拜访,已经再也不会发生。

直到生命的尽头,乔布斯也没有放开对苹果的所有关注。10月5日,卧在病榻上的乔布斯,依然勉力打起精神,观看iPhone 4S发布会直播,苹果公司为他专门搭建了私人视频直播线路。

自2007年iPhone诞生以来,这还是他第一次没有站在现场做演讲。对于自己的工作,这个苹果的掌舵者一向如醉似狂,有一次准备苹果大会演讲前,他满头大汗地练习了3天,总共300次演习,每次都要修正不满意的细节。

7年前,他被诊断患有胰腺癌,医学界预测他只有三到六个月的寿命,这个顽固的人依然不肯退休,一直到今年七月才正式离开工作岗位。《纽约时报》专栏 作家乔诺塞拉称他是“现代资本主义历史上最伟大的创新者”,实际上,“创新”是人们对乔布斯贴上的最大标签,他本人给苹果所有员工带来的感受是清教徒般苦 行僧式的工作狂。

在发布会结束时,乔布斯微笑了一下,但没有说一句话。第二天他离开了人世,原本在网络上饱受批评的 iPhone 4S,却刷新一项新的销售数据,单日预订数已经超过100万部,iPhone 4S的首日预订数超过了公司以前发布的任何新产品。

同样的12小时内,根据亚马逊的统计现实,售价为17.88美元,由沃尔特?艾萨克森所着的《史蒂夫?乔布斯》,预订量已经猛增了41800%。当 天,台湾、纽约、上海和法兰克福的苹果专卖店都贴满了苹果迷的手工祝福卡片,去往乔布斯家的小道上都放满了人们送来的花、蜡烛和一个个被小心咬了一口的苹 果。

“一旦你离去,你就属于整个世界。”在最后一次拜访时,乔布斯对沃尔特说过这么一句话。

转载自:南方周末

请在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 关注我们,及时获得最新教程、资讯和精彩推荐!




分享本文:
更多